襄米综合头条

北京女子图鉴陈可最后和谁在一起 《北京女子图鉴》中的陈可

日期:2019-10-08 来源:北京女子图鉴陈可最后和谁在一起 评论:

[摘要]“回不去了”是大部分选择在北京工作生活了一段时间的人最经常说的话。已经来北京工作了近5年的小凡(化名)就是“北奔大军”之一,5年前她大学毕业选择留下,从事了一份和电影营销相关的工作,某次饭局闲聊,她说,“我妈又催我回家了。”紧接着,下一句就...……

“回不去了”是大部分选择在北京工作生活了一段时间的人最经常说的话。

已经来北京工作了近5年的小凡(化名)就是“北奔大军”之一,5年前她大学毕业选择留下,从事了一份和电影营销相关的工作,某次饭局闲聊,她说,“我妈又催我回家了。”紧接着,下一句就是“我回家干什么呢?我做了5年的电影营销,我老家电影院都只有一个,回去依然做这份工作,他们可能会以为我就是个骗子。”

同饭局的朋友哄笑,可事情就是这样的真实,选择留下也许就是源于一时冲动,但是留下之后的每一步都需要细心经营。

《东京女子图鉴》中的齐藤绫如此,《北京女子图鉴》中的陈可亦是如此。

“这两个城市中生活的女生是具有地域生活差异的,也是具有时代性的,而此次《北京女子图鉴》的改编和以前完全的IP照搬有本质性的区别。”复制黏贴式的翻拍确实非常鸡肋,夹生的《深夜食堂》就是最好的例子,而日方的种种限制也成为了《深夜食堂》悬浮的原因,不论是“泡面三姐妹”还是单元式故事的情节,都不符合我国国情,经典无法靠复制得到,但如果是“再创做”就不一定了。

“当我们联系到日方代表,沟通了我们的想法时,大家一拍即合,随后我们选择在北京、上海做这个故事,两个城市非常具有代表性,也能反映出发部分选择离开家乡出来奔波的年轻人。”陈可、罗海燕就是“被选定”的两个代表性的角色,而她们的经历更注重和国内的贴合,而非生搬硬套的去还原《东京女子图鉴》中的齐藤绫。

“女人如水”这四个字没错,但并不是特指女性温柔如水,而是指一种“适应能力”,就简单的发布会来讲,北京的参会人员一般都比较随意,黑T加身,能干活儿的穿着才是王道,而放在上海,所有的女工作人员多是小黑裙高跟鞋傍身,依旧健步如飞,但是多了一分精致。

这就是地域差异,虽然故事都发生在国内,但是依旧无法同日而语,更不用说如果简单的将《东京女子图鉴》复制黏贴的话会是怎样一番场景,昨日播出的《北京女子图鉴》迅速引发了第一轮的话题热的,开播既有评分,7.3的分数也说明了其内容的共鸣感,在女性题材市场中,优酷率先从观察的角度去切入,寻找大众女性的共鸣感,也将自制剧的玩法丰富了。

“这部剧的制作团队中,两个女性制片人都是当年的北奔青年,导演也一样,编剧也是如此。”所以他们的合作也更有代入感,故事中也有很多真实的情节加入,“我刚开始实习的时候确实有人排挤我,不借给我带子,我剪不了片子,很久之后,后来的工作中我遇到了当时的同事,他还提及过往向我道歉。”这样的经历也许并非人人都有,但是初入职场的选择和迷茫确实事事戳心。

镜像剧VS选择剧

豆瓣网友在《北京女子图鉴》的评论中留下了这样的故事:

去年圣诞前夜,骑车回家的路上重雾霾,路面湿滑,一不小心摔倒了,起来发现胳膊用不上劲,一摸凹进去一块,知道是脱臼了。刚好手机没电,折腾了两家医院,还特别难打车,崩溃的是经过工体的时候,车开始一动不动地堵在路上,每次的启动刹车,车一阵颤,胳膊就会剧痛。

最后在朝阳医院,一个人拖着胳膊挂号、缴费、拿药,医生问我有没有人能帮帮你,想了想,朋友来了也就能帮忙交个钱,而且路上也要很久,还是自己一个人把事情都办了。我知道北京有最集中最好的资源,但是与这么多人分享,真是感觉一个人在北京活得太难了。

去年圣诞前夜,骑车回家的路上重雾霾,路面湿滑,一不小心摔倒了,起来发现胳膊用不上劲,一摸凹进去一块,知道是脱臼了。刚好手机没电,折腾了两家医院,还特别难打车,崩溃的是经过工体的时候,车开始一动不动地堵在路上,每次的启动刹车,车一阵颤,胳膊就会剧痛。

最后在朝阳医院,一个人拖着胳膊挂号、缴费、拿药,医生问我有没有人能帮帮你,想了想,朋友来了也就能帮忙交个钱,而且路上也要很久,还是自己一个人把事情都办了。我知道北京有最集中最好的资源,但是与这么多人分享,真是感觉一个人在北京活得太难了。

“太难了”是在北京生活的一面,陈可在几集之内迅速的经历了初恋男友的拒绝、异性老乡的骚扰、和“饭局的诱惑”,也从陈可依变成了陈可,去掉了一个“依”字,也许就代表着没有什么可以“依赖”的了,而变成了更加干练“陈可”。

和《东京女子图鉴》中各色女性仿佛接受访谈一样打破第四堵墙和观众对话不同,《北京女子图鉴》不会打断故事本身的延续性,而是在单集故事的结尾时将本集中的单个细节放大,“它会展示出多棱镜下观察同一件事情的另一面,也会阐述清楚陈可做出选择的原因。”而这个“镜像”的过程中也会加入一些与《上海女子图鉴》的联系,让两位女主角在呼应间更为真实。

北京女子图鉴陈可最后和谁在一起 《北京女子图鉴》中的陈可

那么陈可只是看上了于洋的钱才和他在一起的吗?我觉得陈可还是爱于洋的。她如果不爱他,就不会给他挡酒喝到摔倒。她如果不爱他,就不会在男闺蜜说你交的什么富二代男朋友连房子都不能帮忙,她理直气壮地回应我爱的是他的人又不是他的钱。她如果不爱他,就不会放下重要的客户急着去陪他应酬,甚至一天做自己的事不想应酬都要请示一下,卑微的可怜。她如果不爱他,就不会很喜欢在ktv里点《崇拜》。陈可欣赏他,崇拜他,富二代还那么努力上进。他给她报了学习课程,希望她能更优秀一点。她知道后就更加努力。陈可喜欢于洋,何尝不是喜欢那种积极向上,成功的人生啊。但你看,经济地位不平等的两个人,处于弱势一方的那位,就连说爱一个人都没有底气。总觉得她好像就要来贪图什么,依赖什么。因为你的出生,使你的爱都变得廉价。

这次将重点对市工商局、市住建部门掌握的多次被投诉举报的中介机构,对于违法违规行为,市住建、工商部门将会同其他相关部门实施联合惩戒。对于中介机构涉嫌使用软暴力强迫交易行为,将及时通报公安部门。

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小区里经常有车辆乱停乱放,还有一些陌生人进出,虽然大家都知道他们是出租户,住在地下室也都不容易,可安全问题也是一个大问题,因地下室空间非常小,吃喝住都在里面,小区也时常被大家戏称“难民营”。

今天看下来,看到了第八集。一心想和富二代结婚的陈可,到最后不得不承认,对方其实根本不爱她。

陈可在陪于洋和老外交流的时候就应该发现了,他们之间的差距。从出身到教育背景,整个20多年以来人生的差距。要多努力才可以赶超呢。你觉得呢?

而《上海女子图鉴》则将罗海燕的“选择”过程展示出来,就像在大多数的人生中都会出现的选择题一样,“如果做出不同的选择,结局会不会不一样?”这样反问式的表达不仅从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主角的想法,更让其实现了生活中无法尝试和回头的另一种生活。

北京的接地气和上海的腔调与仪式感是两部剧从观感上最大的区别,而在内在层面,如何让角色立得住又不让观众觉得悬浮是另一个层面的考量,“当时我们和编剧、制片人一直在强调,要把陈可想象成自己的朋友,点菜的时候会想一下陈可会吃什么,生病的时候又会是什么反应?”

这样力求真实的人设也能去除掉女主角身上的标签式的刻板印象,不像一般的电视剧中将女性角色定义,陈可是女性角色,不是“媳妇”“女同事”“主妇”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我们更多的是想通过他的眼睛去反应北京的点点滴滴,而不是用她的眼睛去抓取内容。”也就是说,陈可只是北奔大军中的一个普通人,而非编剧笔下开了金手指的人物。

大众女子图鉴

以陈可为个例来反映在北京奔波的女子,而陈可身边不断出现的男人则是具有标签式作用的。

“男性角色被赋予的希望是带来话题感,推进陈可来北京遇到的事情,更多的是戏剧功能。”而这些男性角色也并非是常规意义上的“标签”,有因为家庭而被迫放弃爱情的初恋男友,也有图谋不轨的异性老乡、也有正直、想要挣够了钱回家发展的男上司、不停催促女主角向上奋进的“富二代”,标签不等于扁平。

陈可的角色也并不是一个非常强的戏剧人设,不会一路受挫、也不会一路开挂,从最初简单的知道自己“不要什么”到最终一步一步的走到自己想要的未来,陈可的身上故事最终会激发大家的回忆,“奋斗、情感、生活,陈可身上不变的是一个人在北京的感觉。”

陈可有一句台词,“这个闪光的城市即将改变我。”而非简单的大女主“我能改变世界”式的思维模式,和日剧中的齐藤绫不同,齐藤绫的出发点源自于向往和不安,简单的想成为“让别人羡慕的人”,这是齐藤绫离开家乡的源动力,陈可的出发点有所不同的原因在于中国式教育中,“上大学”是永恒的目标,高考是人生的重要节点。

这样的应试教育会让青年有些迷失,并没有明确的目标,大学毕业之后会是迷茫的爆发期,“无论结局如何,应该感谢自己当时的选择,或者是听从了一些建议。”的确,陈可在北京的成长之路并不寂寞,每一步都有对自己有所帮助的人,“我们想强调的就是感谢,感激曾经帮助过我们的人,也感激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

在剧中,陈可和任何一个男性角色在一起时,其实都可以选择停下,或是王涛、或是张超,都是陈可的一种选择,而选择和他们在一起也并不一定不幸福,如果陈可选择和张超一起奋斗之后回到老家,买房生孩子,然后某一个轻松的职位,说不定也可以满足的过一生。

而在陈可身边出现的男人也并非两集下线后就不再出现,会形成一个闭环的故事,当陈可坐在宝马中时,回头看见在路边起着电动车一路欢笑的小情侣,似乎就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和张超,而初恋男友也在老家发展的不错,偶然来北京看陈可并送礼物时,陈可也会经历心情复杂的过程。

北京城那么大,初到此地想的都是征服,而慢慢的却是被这座城市改变,北京城里有太多人的成长,也同样是北京教会了大多数人不再单纯,大北京纷繁复杂,是诱惑、是寂寞,既然有那么多的不确定,不如先从陈可身上看看那些人曾经的经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北京女子图鉴陈可最后和谁在一起 为什么既熟悉又陌生

和于洋谈恋爱的陈可,看起来很讨厌。沉迷于物质,为了男友把工作搞砸,陪男友应酬喝酒,各种暗示男友买房 ,把妈妈搬出来逼婚。吃相实在太难看了。在顾总暗示她,两年前他曾经在世贸天阶和一个女孩求婚,那个求婚仪式如此盛大,满屏幕都是他告白的话语,结局就已昭然若揭——谈恋爱玩玩可以。结婚,还是要和门当户对的女孩。

《北京女子图鉴》这几天抽空看了下因为蛮喜欢日剧版的,也很好奇中国版要怎么拍。女主陈可一路可以说靠着男人加持晋升。说起来真是很现实啊,只能说在这个阶级固化的年代,快速晋升的办法除了长得好看做网红站在互联网的风口上,不是靠贵人就是靠运气。好看的女孩确实比一般女孩要有更多机遇。

一位花开园小区居民就告诉记者,小区虽然和一些高档小区相比,物业管理还有差距,但之前管理的还是可以的,很多居民大家之前就相识,小区也因地理位置还可以,大家也都觉得住着很舒服。

两部门将重点检查房地产中介机构是否在经营场所明显位置公示房地产经纪服务内容、服务标准;严查房地产中介机构拖延支付客户资金问题;严查利用合同格式条款侵害承租人合法权益的违法行为;严查违法群租和中介机构经营过程中存在的合同及其他欺诈行为。

而首都综治办今年也牵头开展了为期三年的违法群租房专项整治,严厉打击房屋租赁中介违法行为和黑中介违法经营行为,特别是严厉打击“黑中介”涉黑涉恶活动,促进房屋租赁市场进一步规范。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nk0710.net 襄米综合头条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