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峰村,位于三明市尤溪县洋中镇,四周群山环抱,被称为“山中理窟”“云霞仙境”。2003年入选福建省历史文化名村,2007年入选中国历史文化名村,2012年入选中国传统村落。

桂峰村为明清尤溪至福州官道上的中转站,商业、服务业发达。境内现保存有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桂峰蔡氏民居,及蔡氏宗祠、石狮厝、楼坪厅大厝、后门山大盾、后门岭民居后门田大厝等文物古迹,有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尤溪桂峰黄酒酿造技艺等特色工艺。

到桂峰时,雨停了。车子沿着山间水泥路盘旋而上时,山脚下京福高速时不时闪入视野,提醒着我一个古老村庄与现代文明实际上已融为一体。然而,当在若隐若现的薄薄的水雾中走进尤溪县洋中镇桂峰村时文化的凋零让我感到微微的心惊。村中的老房子都毫无例外地呈现出看上去无可挽回的破败之相,那些居住在老房子里的村民或许对于外来人的探访已习惯了,从他们漠然的眼神里并没有看到种文化传承人的骄傲。只有修缮一新的蔡氏宗祠让人依稀可以看到作为一个文化古村所拥有的深厚的文化积淀。

然而,就是这些颓败的现存不多的老房子还是为素有“山中理窟”“云霞仙境”之称的桂峰打上了精美的注脚。据说桂峰村的始祖是北宋名臣蔡襄的第九世孙蔡长,当年他为避战乱带着族人从莆田迁徙到此安居,桂峰村就是他费尽苦心寻得的“燕窝”型风水宝地。

族人从宋淳祐七年(1247)搬此定居,迄今已历八百余年现今整修一新的蔡氏祖庙即为族人修建的第一幢房子。或许正因了桂峰独特的“燕窝”形地理,村中的建筑都依山势而建。登高而视,黑瓦屋盖鳞次栉比,错落有致,犹如一首跌宕起伏、张弛有度的精美诗篇,展眼望去,令人顿生荡气回肠之感。

走在桂峰现存的老房子里,那雕工精细的民间吉祥图案处处皆是,不说那雕花的窗、扇和门,在一座不显眼的老房子里,三合土夯就的历经几百年依然结实的地面上我居然看到了绘着的图案。年代久远,图案的内容已无法分辨,但依然让我看到建筑师的高超技艺和房子主人独到的文化品味。

是的,桂峰老房子与别处老房子与众不同之处就是处处流露出来的文化古韵,体现出了亦商、亦农、亦官、亦文的文化价值取向。这从每一座老房子都专设一个书斋,就可见一斑,这对当时身处深山之地的小山村来说是非常难得的。“绳其祖武唯耕读,贻厥孙谋在俭勤。”在一座老房子里,我看到的这副对联或许就表明了桂峰这个小山村历史上为什么人才辈出的原因:耕读与俭勤这样的农耕思想,字面浅显而含义深刻。

这里就想到理学大家朱熹所言的“读书起家之本、和顺齐家之本、勤俭治家之本、循理保家之本”的四本之说。地处山僻之地的桂峰古人也受到了理学大家的影响了吗?而这样的先进的耕读勤俭持家的思想除了与桂峰蔡氏始祖开基时确立的族规有关系外,与山僻而地处要道的桂峰显赫一时的地理位置应当也有一定的关系。

实际上翻阅《尤溪县志》可知,在明朝时桂峰素有“小福州”之称,原因就在于桂峰地处于尤溪至福州管道上,因此成为过路商贾、达官贵人往返省城的必经之地和食宿中转站。史载,明朝时的桂峰村就有“四寻客栈五步楼,比屋弦声乐悠悠;梦寐以求寄居地旅客旋步三回头”的繁华景象。